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  
传承人  
名录建设  
非遗园地  
工作交流  
传承与保护  
政策法规  
首页>> 传承与保护>> 非遗进校园
 

哺时代之乳 绽传统之花——非遗保护传承的“朱子艺苑”模式

2017-2-7 11:42:00

一、非遗保护的时代背景

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自信的源泉与载体,也是国民心灵深处共有的家园。保护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政府与社会的共同心声。这种心声,将来自各个阶层、各种途径的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汇成一股洪流,灌溉着中华民族广袤而璀璨的精神家园。

在非遗保护工作取得积极成效的同时,当我们静下心来细细打量非遗传承现状时,却也发现许多不容回避的问题,不少非遗项目仍然深陷濒危的窘境不能自拔。究其濒危的原因,很多人会娓娓道来:传承人青黄不接,缺少经费,没有传承、展示场所等等。这些当然是客观存在的现实问题,但这只是表象,其根本原因,仍在于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现代化进程的加快,人们对自然、社会的认知以及对物质、精神的需求,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代影视、歌舞冲击着传统戏曲,手工技艺被现代工业生产取代,文房四宝化成了一部笔记本电脑……可以说,很多非遗项目由盛而衰的根源,就在于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了民众物质、精神需求的变迁。失去了公众的认可与需求,非遗又如何能独善其身?

面对这种看似失去社会需求的非遗,我们该如何去保护传承呢——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这种方式,能解一时之渴,但却不是百年大计。

那么,面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这一使命性责任,我们如何在直面现实的同时奋而有为呢?我们认为,关键是要从激发民众需求着手,以社会需求这一所有事物发展的强大原动力,来重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空间,使之在经济社会形态发生巨大改变的情况下,依然具备自然传承、自我保护、自动更新的能力,实现遗产生存状态的良性循环。

激发社会需求,是一个需要智慧、胆魄和汗水来实施的系统工程。

  二、“痴人”江亮根的探索

文房四宝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性,笔墨纸砚制作技艺在国家非遗名录中的重要地位,都是不需要赘述的。作为中国四大名砚之一的歙砚,同样因其辉煌的过往,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国家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同时,它与进入国家非遗名录的其他名砚一样,掩饰不了当下尴尬的生存状态:曾经的读书人必备之物、心爱之物,因为书写工具的变迁,几乎变得毫无实用价值——即便是书画家创作,它的功能大多也只是一个盛墨的器皿而已。

在歙砚的原产地江西省婺源县,有一个叫江亮根的雕砚师,却跳出窘境谋发展,白手起家在县城建起了一个红红火火的砚台大观园,将落寂的歙砚做得风生水起。

 江亮根,1972年出生在婺源县江湾镇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高中毕业后,他没有接过父亲手中的农具,而是打了一个包袄,跟着大畈村的表姐学雕砚台去了。雕砚台是个苦累活,夏天,汗水混着满屋弥漫的石粉,污得满头满脸;冬天,冻得像馒头一样的手,还得握紧冰坨一样的石头与刻刀——但江亮根是个能吃苦而且执拗的人,认准的事情,再苦再难,他也不回头。为提升技艺,他又去安徽拜方见尘、汪德钦等名师学艺。1999年,学成归来江亮根在婺源县城开了家砚台店,自产自销,凭着精湛的手艺和实在的为人,生意也挺兴隆。

 2001年,位于婺源县城汤村街的国营砚台厂因经营难以为继,决定改制拍卖。当得知有人想买下厂子搞房地产时,江亮根坐不住了,当即写了一封信给婺源县委,希望领导能从文化保护与传承的长远角度考虑,将龙尾砚厂转让给他继续经营。幸运的是,婺源县相关领导认可了他的想法。当时的江亮根年纪轻轻,并无经济基础,胸怀一腔弘扬婺源宝贵传统文化的热忱,他四处奔走,举债将老砚厂盘下,并更名为朱子艺苑——江亮根与歙砚的情缘,从此在新的平台掀开了新的篇章。

江亮根是个善于思考的人,通过几年来前店后坊小规模经营模式的实践,他认识到,在市场经济唱主角的现代社会,小作坊经营局限颇多:因为人力、物力均十分有限,难以展开品牌宣传;难以承接大的订单;难以开展市场调研,及时把握市场需求研发新的产品;更谈不上创新经营模式,培育、引导市场消费。

传统手工艺行业,我们无论给它冠以“优秀传统文化”、“智慧与艺术的结晶”等多少高大上的头衔,其生存的基础,仍然是市场,不能适应市场的变化,就会被市场所淘汰。对于歙砚这类因需求大幅萎缩而举步维艰的传统手工艺行业,唯有融入现代市场经济的经营环境,实现创新发展,才能走出一条可持续的保护传承之路。

于是,在朱子艺苑这个平台之上,江亮根做了几件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易的事情。

一是注册“朱子”品牌。江亮根的想法是,立业的根本是诚信,诚信的载体是品牌。祖籍婺源的朱熹,是婺源精神与道德的高峰,以“朱子”为企业产品的品牌,既是自励,更是自警。

二是网罗天下英才。江亮根爱看楚汉演义,喜欢讲刘邦和项羽的故事。他说,论武力,五个刘邦也战不过一个项羽,但最后刘邦胜了,为什么?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团队的力量无穷!放到朱子艺苑,自己手艺再好,精力再强,一年能雕几方砚台?又有多少精力去创品牌、闯市场、谋创新?为此,他网罗天下名匠,高薪聘请了有“砚雕第一刀”美誉的制砚大师方见尘担任朱子艺苑的艺术总监,并以百万年薪聘请张硕、刘明学等著名工艺美术大师聚集于朱子艺苑。江亮根为他们提供优越的工作环境,让他们能够心无旁骛的潜心创作。而闯市场、谋创新的事情,江亮根则组建了专业的市场营销队伍,让他们来干。

三是培育消费市场。对于经营者而言,最核心的问题是如何把产品卖出去。歙砚的实用需求大幅萎缩,培育新的消费市场,成为当务之急。江亮根运筹帷幄、夙兴夜寐、历尽艰难,打了两场漂亮的攻坚战。

一战:打造歙砚大观园。

营销,一要引来潜在消费者,二要让消费者了解、认可产品。要实现这两点,江亮根决定走“歙砚文化+旅游”的跨界营销之路。江亮根要把朱子艺苑扩建成景区,而且测算投资要过两个亿。他的妻子惊呆了,朋友也不住规劝:投资这么大,你卖砚台什么时候能够赚得回来,不要生意不成还背一身债。江亮根却铁了心,如玄奘取经般的九九八十一难走了开去。于是,坐等看笑话的有之,直言其“痴”的有之,为其心焦的也有之。

江亮根说,启动这么大的项目,风险自然不小,但他也不是盲目而为。他认为,自己手上至少有三张牌:一是婺源县旅游产业大气候已成,每年数百万的游客流量就是潜在客源;二是歙砚文化源远流长,可听、可看,可感触、可体验,是优质的旅游资源;三是企业所在地天造地设——就是一代大儒朱熹的祖籍地朱家庄遗址,探访、瞻仰朱子遗风,感悟理学文化的博大精深,本身就是很好的旅游内容。“玉德金声”的歙砚文化与“礼义仁智信”的朱子文化,精髓本就相通,二者融合为一,旅游项目得到丰富,歙砚文化也进一步升华。

    2008年,经徽派建筑大师设计,歙砚大观园项目正式动工。这个园林占地17000平方米,包含两大功能区,朱子文化展区有朱熹手植古槠树、朱家庄、朱绯塘、紫阳书院、尊经阁等景点,歙砚文化展区有碑林、砚史馆、制砚作坊、砚台展厅等参观点,两个功能区以朱熹与歙砚的渊源为连接。历经五年的精雕细琢,一座精致、典雅文化园林,终于展现在世人面前。五年的坎坷前行,江亮根很累,但想到为家乡的先贤和传统文化留下了一份可以千年传承的念想,心里也很欣慰。他说,园子就叫“熹园”吧。

而今,熹园内每日游人如织。看一组数据吧:2015年,熹园接待游客  35万人次;2016年,熹园接待游客 50 万人次;2017年,仅春节假日,就接待游客  3万人次。来自天南海北乃至世界各地的人们,在浓浓的徽文化氛围中,认识了朱熹,认识了歙砚,深入了解了歙砚开采、创作之不易,懂得了如何欣赏一方妙手天成的歙砚——江亮根的砚台,就这么走进了人们的心里。

二战:开设连锁体验店。

熹园成功的把潜在消费者引了进来,但江亮根并没有满足,他做的第二个大的营销策划,就是让歙砚这一高雅艺术、国之珍宝走出去。

江亮根是个勇于创新的人,这次,他又提出了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营销模式。歙砚的实用功能的确在日渐弱化,但由于歙砚天然纹理精美,艺人们后天创作又巧夺天工,一方歙砚,就是一件饱含历史与文化气息的典雅艺术品。在物质生活基本得到满足,人们不断追求更为高端的精神享受的今天,歙砚的陈设、收藏价值越发凸显。江亮根正是看中了这点,决定将歙砚文化的体验店开进全国各大城市的高端社区,让精品非遗走进寻常百姓家。在体验店的具体经营上,江亮根采取了灵活的营销模式——顾客不仅可以买砚台,还可以租砚台,每月缴纳一定的租金,就可以把喜欢的砚台带回家作为陈设之用。对于一时不能下定决心是否购买的客户,还可以同意他先付款将砚台带回家,一年或者两年后,如果顾客不想要了,或者急需资金,还可以由朱子艺苑回购,不仅全额退款,而且还会支付顾客购买砚台款的利息。这种经营模式一出,又有人说,只有“痴人”才会这样做生意吧!江亮根笑而不答,其实他心里有一本明白账:面对喜欢的艺术品,给顾客一个心理缓冲期,其实更容易成交。即便顾客确实退货了,企业按原价回购也没有亏,因为一来歙砚资源越来越珍贵,其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越来越高;二来企业本身就有融资成本,占用了顾客的资金,回购时返还利息,体现的正是诚信经营、顾客至上。

两场战役,战果不凡。江亮根却头也没回,继续前行,他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刚刚发布,《意见》带给他的,既是责任,又是商机。从责任层面说,自己是一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必须要承担国家和社会赋予的使命。从商机层面说,国家大力倡导传统文化进校园、书法进校园,对歙砚文化传承是莫大的契机。为适应学生书法课的要求,江亮根要求设计师设计了一系列价廉物美、简洁实用的学生砚,并计划和教育部门、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等机构合作,大力推进书法进校园。

为宣传歙砚,江亮根牵头婺源歙砚协会,与婺源文化部门一起努力,向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文房四宝协会成功申报了“中国歙砚(原产地)之乡”。2017年的全国文房四宝展,江亮根已经预定下40个展位。他说,众人划桨开大船,希望带着婺源各地的歙砚传承人一起走出去,唱响婺源歙砚的品牌。

江亮根,这位昔日的农家小伙,现在已经是歙砚制作技艺项目国家级传承人、大国非遗工匠宣传大使。他创办的朱子艺苑,现在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和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熹园,现在是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三、非遗传承的“朱子艺苑”模式

一直以来,在非遗保护领域,专家们围绕一个问题争论得很激烈:非物质文化遗产能不能规模化、企业化经营。不少专家的意见是:规模化经营会毁了非遗的原生态、本真性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只能以手工小作坊方式进行。这种观点是否完全正确呢,我们以婺源歙砚小作坊经营为例,分析下小规模经营的不足。

品牌宣传不足。歙砚在全国乃至国外享有较高知名度,但歙砚主产地在婺源,这一点很多人却不知道。不仅是外来的游客,甚至很多婺源人也不清楚歙砚与龙尾砚有什么关系,对歙砚的文化、艺术价值,更是不甚了了。

市场调研缺失。家庭作坊的经营模式,生产规模小、资金实力弱,使得他们在经营过程中,没有过多的精力、财力去深入地做市场调研,对消费人群的需求和购买行为进行分析,难以进行准确的市场定位。

营销手段单一。由于人少、规模小,难以在生产、销售上细化分工,基本采用最传统的营销模式——坐等顾客上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现在也有一些年轻人依托网络进行销售。

创新意识薄弱。多数从业者在歙砚制作上,固守传统创作理念,多复制式加工,少开创性创作,不能很好的把传统文化审美和现代人、特别是年轻一代的审美理念有机结合起来,从而导致作品缺乏必要的时代元素。

行业自律不够。家庭作坊经营者素质良莠不齐,不少人缺乏经营百年老店的品牌意识,注重眼前利益,经营不够诚信,损害了歙砚的声誉。

传承后继乏人。歙砚是集诗、书、画、雕刻技艺于一身的综合性艺术,对创作者的文化基础和艺术悟性要求较高,然而目前进入歙砚行业的新一代,多属求学不成而希望掌握一门技艺谋生的年轻人,由于缺乏较为深入、系统性的文化艺术培训,难以在艺术实践中厚积薄发,导致婺源歙砚整体创作水平提升缺乏有力的人才支撑。

江亮根的朱子艺苑,在坚守歙砚制作传统技艺的基础上,采取了企业化的发展模式,引入现代经营思维,对小作坊经营的不足进行了较为有效的破解。

注重品牌经营。一是做好大宣传。区别与传统社会的小地域、小市场和低成本的小宣传,现代社会的发达传媒,将宣传的方式、空间、成本都作了无限的放大。朱子艺苑的宣传,涵盖了电视、平面媒体、户外广告、互联网、微信等所有传媒,有效提高了企业和婺源歙砚的市场知晓度。二是做好企业文化。做好企业,必须有百年老店的情怀。诚信经营,顾客为上,精益求精,说起来是大道理,但是一家企业、一个行业发展壮大的根本。在朱子艺苑,承诺不售假冒歙砚,大师作品和一般艺人作品标识分明,确保顾客买得明白、放心。

细化专业分工。术业有专攻,每个人都难成为全才;即便一个人能力很强,但其精力也是有限的。因此,在现代企业经营中,科学的分工有利于每一个环节做得更好。在朱子艺苑,原材料采购、砚台创作、市场营销、后勤保障分工明确,确保各个环节的人员都能够用心做好本职工作。特别是企业聘请的制砚名师,企业为他们提供了完善的工作、生活保障,他们所有的精力只用于一点,那就是潜心创作。

准确把握市场。不能用心专研市场的企业,最终将被市场拒之门外。朱子艺苑根据歙砚具有实用性、观赏性、珍藏性和装饰性的特点,在深入调研分析基础上,提出了五个结合:一是与教育和书画创作市场结合。近年来,国家教育部一直在推行书法进课堂,以此来弘扬传承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歙砚不仅是书法研习的必备用具,自身也是传统文化的载体与结晶。因此,加强与教育部门的合作,开发系列适应学校书法教学要求和学生经济承受能力的歙砚产品,让歙砚走进全国各地中小学课堂,当是歙砚产业发展与品牌宣传提升的极大机遇。歙砚“涩不留笔,滑不拒墨、玉德金声”的品质,从古至今均为书画大家的挚爱,中国浩大的书画爱好者和专业创作者队伍,也是中高端歙砚的巨大市场。二是与旅游市场结合。积极参与旅游产业链的开发,努力使歙砚成为旅游购物的热点,歙砚的生产流程成为游客们旅游互动的看点,景观式厂区成为观光旅游的景点。三是与办公、家庭等室内装饰市场结合。歙砚作为中国四大名砚,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精美的天然纹理和精巧的后天加工,又使其拥有了很高的欣赏价值。为此,可紧密结合装饰品市场的最新需求信息,开发各类新型室内装饰产品。四是与收藏投资市场结合。一方绝美天然材质与巧夺天工创作相融合的歙砚,就是一件具有很高收藏价值的艺术珍品。五是与文化礼品市场结合。把握礼品的观赏、实用、馈赠等多重功能,开发出适应各类人士喜爱的高、中、低档礼品。

敢于善于创新。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非遗项目生存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不能引入源头活水,必然会陷入死水一潭的窘境。朱子艺苑在这方面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在产品方面,他们注重研发创新,坚持精品战略与大众化产品开发并重的方针。一方面鼓励歙砚精品创作,以精品打造品牌;另一方面加大学生砚、礼品砚、旅游纪念砚等大众化产品的开发力度,形成适销对路、新颖独特的系列化产品。在营销上,“旅游+”的模式、社区文化体验店的模式,都是较为成功的创新,为歙砚传承发展夯实了市场基础。

 

  四、结 语

对于非遗传承,特别是传统技艺类非遗的生产性保护,朱子艺苑作了很好的探索。作为笔者,在调研中,我们也清醒的认识到,从小作坊到非遗企业的过渡,不是任何一个作坊经营者都能够轻易做到,它必须依托天时地利人和,特别是要拥有一个有眼光、有胆魄、有能力、有情怀的非遗传承领头人。但是,一个非遗行业,如果拥有了一至两家龙头型企业,对整个行业的带动效应是十分显著的——龙头型企业不仅能对传统作坊式经营的不足进行充分的弥补,而且其所有的宣传、调研、创新成果,都能够转化成全行业发展的风向标和动力,最终催开一个行业的满园春色。

 

作者:揭凌峰

 
 
 
备案许可证:赣ICP备12000010号
地址:南昌市站前西路121号南昌古玩城滕王楼三楼  电话:0791-86231235
CopyRight © 江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保护中心.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舰网科技